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海装备制造业掀资本狂飙-【资讯】相机包

发布时间:2021-07-19 12:21:10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南海装备制造业掀资本狂飙

在专注于技术创新的同时,南海的装备制造业对资本市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在还未过去的5月,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新增7家挂牌企业,且有不少于1家企业提交了挂牌申请;在一场来自省内10高新区12家企业的路演上,2家南海装备制造业亮相;全国股转系统(新三板)迎来南海里水“专场”,文灿股份、凯林科技和精铟海工三家企业正式在新三板敲钟,迈进资本市场。而就在数月前,新鹏机器人的董事长秦磊以项目联合方式争取到了9000万元的风投。

探究南海装备制造业“资本热”的现象,挖掘其背后的动力和利益诉求,可以预见,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驱使下,这种“资本热”或将更白热化。

现象

拥抱资本市场热情高涨

秦磊总是太忙,身系“机器人”这一时下“香饽饽”的他,称自己连所在行业的发展态势都没空去了解,因为技术革新太快,须将全力放在技术研发上。相比一年前,他名片上的广东工业大学机电专业在站博士后、广东省机器人专业技术委员会委员等头衔都已抹去,新的名片上只剩佛山市新鹏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一项。

新鹏是一家以智能工业机器人系统为产品方向的高端装备制造企业,2013年6月落户佛山高新区的南海广工大研究院,次年开始运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瞄准佛山传统支柱产业之一的卫浴行业作主要目标市场,以“定制化”思维开发了一系列智能工业机器人代替人工工序,箭牌、东鹏、新明珠等国内知名企业等都已成为他的客户。

面对国内外的激烈竞争,要维持在行业里面的话语权并不容易,针对不同客户的需求和在转型升级的推动下,公司需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进行技术改造。

为保证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秦磊在2014年起便与风投机构接触,最终获得上海一家风投9000万元的资金支持。秦磊说,这是以与大学导师在江苏创办的企业合作、将两企业的拳头项目打包的方式获得的风投,他导师的这家企业专注智能教育机器人系统的开发。

与新鹏同处“机器人”行业的固高同样在思考如何借力资本市场。固高全称“佛山市固高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由佛山市南海区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与固高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是一家专业从事高速、高精度运动控制器产品及其成套系统的设计、制造、营销以及技术服务的高科技公司。总经理胡国强说,该企业产品的综合性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填补了国内同行业的多项空白,目前已为包括志高空调在内的佛山制造企业提供工业技改方案,以协助其应对设备更新换代过程中的高速、高精度、协同稳定等要求。

胡国强同意秦磊的说法,称技术革新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钱“烧”得很快,已考虑过拥抱资本市场的可行性。

仿佛一夜之间,南海装备制造业拥抱资本市场的热情被激发了。与此同时,曾默默无闻的新三板成为中小企业和资本的狂欢盛宴,“股权交易”“投融资路演”“天使投资”“风险投资”成为南海区域报道的高频词屡见报端,其中常见装备制造业身影。

梳理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最近一月的各项活动和信息发布可窥其豹。

4月29日,广东股权交易中心召开2015年第三次专家审核委员会审核会议,对佛山市顺康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提交的挂牌申请材料进行了审核,顺康达正是南海的装备制造企业。

5月6日,中国高新科技企业投融资巡回路演(广东站)在广东股交中心举办,来自广东省的10个国家级高新区集体选送的12家企业参与路演,来自佛山高新区的两家路演企业(高聚激光、诺威科技)均属南海的高端装备制造业。

5月14日,广东股交中心宣布新增7家挂牌企业,其中有装备制造企业—佛山市艾乐博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的身影。

5月19日,全国股转系统(新三板)迎来南海里水“专场”,文灿股份、凯林科技和精铟海工三家企业正式在新三板敲钟,迈进资本市场。

广东股交中心在公开信息中称,作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基础部分,广东股交中心在企业培育、孵化和转板方面进行探索、尝试,目前已培育2家企业进入广东证监局IPO辅导备案阶段,培育12家企业成功转板到新三板。显然,艾乐博机器人科技等企业显然是朝着借这一场外交易市场“弯道超车”的目标去的。

从统计数据可见,新三板正成为越来越多中小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敲门砖”。截至5月19日下午5时,新三板挂牌企业达2429家,融资金额为1150亿元,挂牌企业数还在以每天少则七八家,多则数十家的速度更新。有投资人表示,仅目前看到的就有超过800家企业正在为上新三板做准备,年底新三板企业数有望突破5000家。

而在佛山,目前挂牌新三板的企业已经达到21家,其中南海企业共有12家;从行业来看,一半以上为制造业企业,其余则为环保、通信设备等受新三板热捧的“TMT”产业企业。

探因

工业技改的各方动力

资本市场的火爆背后暗含着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不论从政府层面、企业层面,还是对中介、个人投资人而言,其中都有不少文章可作。有分析指出,单是从新三板看,纵然作为一个幼年期的市场,新三板还存在不少问题,如流动性较差、转版困难等,但上述群体依然对这个市场有众多期望,认为随着更多政策利好的释放,这个市场大有可为。

创新之于当今中国的意义已被广泛讨论,并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且被总理李克强多次强调;“创客”一词也因总理的倾力关注而从小众进入大众视野;而不久前李克强到访中关村喝咖啡,更释放了对“互联网+”等创新创业型企业的明确支持信号。

放眼佛山,创新二字更凸显现实的紧迫。中国经济已处于降速换挡期,传统制造业发达的佛山面临产业结构调整难题。上述秦磊的忙碌,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秦磊所在的装备制造业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目前新鹏机器人主攻洁具喷釉、家具喷漆以及五金部件、水龙头的抛光打磨,都是粉尘大、噪音大、温度高的工序。秦磊说,早在2007年初到佛山时,他曾到企业的生产第一线进行走访调研,高温、粉尘、噪音等问题普遍,研发智能工业机器人系统的念头正是由此萌发。

5月20日,在其办公室会客厅内,秦磊展示了一套产品方案。箭牌高明法恩莎卫浴是他的第一个客户,双方在2013年9月签订了上亿元订单。通过核算,机器人上岗后可以让每条喷釉线节省三分之二的人员,产品优等率大幅提高,两年时间内可以收回成本。

产品实施效果的数据已经出炉:以8小时为单位,新鹏所开发的智能机器人系统可达到600—800个标准连体马桶的产量,同样时间内,以1个工人40个的产量算,需工人15—20人。据称,这套系统目前已累计生产的马桶超30万个,同时以三班替代30—40人的工作量,优等率接近100%。

新鹏机器人迅速打开了佛山的陶瓷企业市场,与东鹏、新明珠等大牌企业相继建立了合作关系。此时的秦磊反而不着急拓展市场了,“新产品只要在这个行业内占据一定份额,就能影响这个行业的使用习惯以及行业销售。”而数年实践让秦磊对于传统产业部分环境恶劣的工序实现自动化的想法更为清晰,“我的目标是想要普通的工人在无需任何技术人员的协助下,可以用我的一套系统生产不同的产品。”

这无疑与佛山这个传统制造业城市正在谋求的产业转型升级目标不谋而合。单从卫浴陶瓷行业看,30年的高歌猛进,从彩洲、钻石到东鹏、鹰牌,到今天的箭牌、尚高、法恩莎、浪鲸等,佛山卫浴陶瓷已持续多年保持在国内卫浴市场的重要地位。面对国内国外日益加剧的竞争,随着用工成本增加,“招人难”困境亟需破解,而当地政府调整经济产业结构,推行一系列如“腾笼换鸟”等产业转型升级政策,设备更新换代中如何实现质量提升、成本压缩、环保达标的问题攸关企业生死。

危险和机遇往往并存。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下,南海装备制造业的“春天”来临。

南海是广东省重要的先进装备制造基地。由佛山南海机械装备制造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南海区域内现有规模以上企业571家,从业人员13.8万人,形成了以高端装备为引领,汽车制造、电子电气为代表的先进装备制造产业集群。2014年,南海全区规模以上装备制造业实现工业产值1795亿元(含一汽大众),占南海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33%。

该行业协会会长欧阳满云称,南海的机械装备行业正由传统单机设备制造商向智能化、成套设备及整厂解决方案提供商方向发展。如东方精工便提出了“智能物流包装系统整体解决方案”。这家佛山市纳税超3000万元的企业在刚刚过去的4月20日交出了一份靓丽年报,全年净利增长49.84%,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6股,并派发现金红利0.30元(含税)。同时,公司机器人行业进一步发展,通过与认购意大利弗兰度集团40%股份并成立中国合资公司,拓展智能自动化仓储物流系统的布局。

在南海装备制造业中,中小企有相当占比。欧阳满云称,站在提供行业服务的角度,协会一方面鼓励企业做好技术的创新,并且通过知识产权武器保护好自己的创新成果,同时提升品牌价值;另一方面通过协助企业做知识产权的运营工作,盘活知识产权的价值,变成可以为企业发展服务的资产。

欧阳满云说,市场持续低迷,企业融资难问题日益凸显。企业拥抱新三板中体现的对资本市场的热情是协会乐于见到的。她分析,愿意上新三板的企业都是一些积极进取的企业,通过企业的自身规范完善后,到更高、更专业的平台参与竞争,本身也是对优质企业的一种肯定,同时会反过来拉升市场对企业的信心与认可。这一方面解决了融资难问题;另一方面提升了企业的品牌价值与客户的信心。

也因此,该协会在2014年携手光大证券与4家会计师、律师事务所等共同组成服务队,对协会近200家会员企业进行梳理、诊断,辅导企业上新三板。“目前已有一家进入了孵化期,”她说。

记者手记

工业技改与“定制化” 推动“资本热”

在笔者看来,南海装备制造业的“资本热”背后,纵有多种利益诉求,但来自市场“无形的手”之力无疑是其中最为主要的,在市场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利益导向说被普遍接受。

秦磊把新鹏的目标市场定在卫浴陶瓷行业,其中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看到了其产品在这个行业的巨大市场空间。与箭牌、东鹏等佛山卫浴陶瓷龙头企业需求对接过程中,双赢结果的出现是可期的。生产成本的上涨,敦促着企业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人力成本,提高产品质量,南海装备制造业“春天”的来临,与市场有关、政策环境有关。但包括秦磊、胡国强在内的装备制造业内人士均吐露出了一个信息—面对国内外的激烈竞争,要维持在行业里面的话语权并不容易,针对不同客户的需求和在转型升级的推动下,需公司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进行技术改造。

“但现在的情况就如渔民打鱼一样,汛期来了,中国人却连网都还没有打好。”当秦磊谈及工业机器人行业现状时,他有这样的说法,而胡对秦的话表示赞同,虽然两家企业已在行业内获得了相当的话语权,但却不敢松懈,“我们讲求更需要提升实力,除了技术积累,还需要提供服务。”

在核心硬件技术掌握在国外知名企业手中的背景下,“定制化之路”成为了南海装备制造业的不二选择。“定制化之路”意味着企业需要一个数量相当的团队,秦磊说,相比养团队,研发倒是花不了多少钱了,人才的招募和培养问题更令人困扰。笔者不禁猜测,或许正是这来自工业技改的紧迫和“定制化之路”的倒逼,推动了南海装备制造业“资本热”。

在探究南海装备制造业“资本热”现象及其原因之后,地方政府如何适时提供引导和支持的关键性已多有讨论,但对于该行业内企业发展状态和企业需求的即时跟进,就如何适时提供政策支持等问题还值得再继续探讨并形成成果。

于炎冰面肌痉挛哪个医生做的

上海看青春痘到哪个医院

贵阳铭仁耳鼻喉医院守护耳鼻

为什么会得带状疱疹引起带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