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学冬一路靠迷之自信给自己洗脑-【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08:46 阅读: 来源:电热圈厂家

“争议”不可避免 人总不能只想着听好话

自出道以来,争议一直伴随着陈学冬。采访前,记者的一些问题原本被陈学冬的工作人员删掉了,但在采访前又被他加了回来,“我从来不会删别人的问题,一般都是他们删(指着工作人员),只要我看到都会说这些问题干吗删了啊?补回来,也不用提前透露给我,否则我回答的时候就没有新鲜感了。”

对于“招黑”体质,陈学冬有自己的想法,“我并不觉得我是 招黑 ,因为黑是指你被骂得已经无法翻身了,是所有人都在说你的不好,没有对抗。我应该是有 争议 ,有人骂了后,总会有很多反驳的声音,还有很多人夸我。其实每一个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争议,不论是在娱乐圈,还是任何行业中,都会有好或不好的评价。这很正常,我也不太理会。”

至于对他演技上的质疑,“我其实都不用想,因为我接任何角色都会有争议。所以,只要我努力把角色演好,整部戏拍完我觉得我在演技上是有成长的,就好。演完一部戏,我会问身边的人觉得我演的那场戏好或不好,最后做个总结。”

面对争议,如何调整心态?这本是记者的最后一个问题,但对于眼前的陈学冬来说也没这个必要了。“我觉得自己还蛮开心的”然后他嘿嘿地笑起来,“人总不能只想着听好听的话吧。大家对我的评论我偶尔也会看,有时间的时候,但是也没什么时间。所以对于黑我的人,我觉得对他们伤害也挺大的,黑了那么久,花心思地黑,我也没有看到。”

采访的当下,他正因为小号力挺欧阳娜娜[微博]而蝉联了好几天热搜榜首位,“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商和智商有多少,我也很明白我做任何事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我只是去表达。至于微博小号我有100个呢。”

在古代,我肯定是个大侠

有人说他运气好,陈学冬不否认。

因为幸运,陈学冬遇到了郭敬明。也因为幸运,出道一年后,陈学冬就成立了工作室,自己做老板。他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这样说过:“我红就是因为《小时代》,就是因为郭敬明,这是不可否认的。”对于外界猜测的二人关系,他也毫不避讳:“这个东西(传闻)绝对不会伤害到我跟四爷的感情、友谊和工作关系,我们不在乎这种话题。”

不光是和郭敬明,在熟悉陈学冬的人眼中,他是男友力MAX的老板,他是个对朋友、对团队的工作人员、对粉丝都会极力维护的人。陈学冬笑称,自己“要是在古代,肯定是个大侠。”

这个生日,寿星“被气炸”了

6月28日,是陈学冬的生日,团队的每一个人都给他写了一封信。但寿星在过生日的那一天却被气炸了。

采访中,陈学冬向记者控诉了当时的经历:“我生日那天,他们摆好蛋糕,就拿我当个道具,拍完照,不到五分钟全走光了。也没跟我打招呼,都纷纷回去修自己的照片去了。”后来他才知道,工作室的人每个都在微博上,都给自己写了封信,“每个人还都起了个代号,为了提醒我去看,还激我 别看!别看!千万别看! 结果看代号,每个我都没对上是谁。”

新鲜问答

新京报:在拍戏的时候是会选择关注度比较高的主角,还是会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

陈学冬:都会考虑。因为一个戏其实是有很多因素的,包括导演、演员、剧本、服装、妆发,各个方面,这些基本上都是经纪人在帮我把关的。

新京报:之前说想要演神经质的人,《解密》里的容金珍算是圆了你的一个梦,还有什么特别想演的角色吗?

陈学冬:我觉得这个角色确实在我特别想演的类型里,占了一部分。之后我还是蛮想演神经病的,发疯的那种。

新京报:空闲时间的第一爱好是什么?在拍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小癖好呢?

陈学冬:睡觉和吃。我拍《解密》的时候,每天在现场就是吃零食。

新京报:据说拍《解密》的时候胖了七公斤,是因为总吃饺子吗?

陈学冬:哪有胖那么多。也就涨了六七斤。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吃饺子,我们南方人过年过节都吃面条,饺子我都快吃吐了。

新京报:参加了《真心英雄》《挑战者联盟》,喜欢真人秀的感觉吗?

陈学冬:这种是挑战类的,比较烧脑、比较运动的真人秀,我比较喜欢,是因为我当是在玩儿。但是《一年级》那种,是需要用心、需要责任感的,我也挺喜欢的。《一年级》对我来说挑战度高一些。

新京报:看到过一篇报道中,你曾说平时深夜等工作人员都睡了才研究剧本、看大量经典电影。但你白天又有那么多的工作,难道你不用睡觉吗?这种时间安排是怎么分配的?

陈学冬:我睡得很少。近一年,我基本都是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

新京报:随着《不再见》《我们都一样》《岁月缝花》,还有最近的《碎碎恋》等歌曲的推出,有没有出专辑的打算啊?《碎碎恋》的MV准备什么时候出呢?毕业于音乐学院,将来会考虑往歌手方向发展吗?

陈学冬:我每年都会出一两首歌,出专辑等于是把这个当成职业去挣钱了。我现在的歌,从来没有去商演过,没有用我的歌赚过钱,所以我比较希望做我喜欢的事情,然后把这个事做下去就行了。

新京报:学生时期做过的最叛逆的事情是什么?

陈学冬:逃学算吗?翻墙逃学,那个时候我被关在一个学校里的,我那种算是全托型的,别的学生可能周五周六还能回家,我是周末也不能回家。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一年级、二年级,我们是有联盟的,有好多小伙伴,一个人也没这个胆。长大之后就没怎么叛逆过了。

新京报:你最喜欢收到的粉丝礼物是不是发饰,例如各种动物头套,因为你几次在微博晒礼物都是这个?

陈学冬:没有,我只是觉得那个很逗,我喜欢他们给我一些比较逗的东西,我不太希望他们花钱买那些特别贵的东西。

新京报:除了钢琴、二胡之外,你还会什么乐器吗?

陈学冬:我不会二胡,钢琴也不太会,我对乐器一窍不通,但是我很想学吉他。

新京报:直播时说要去旅行,能说说你去过什么地方旅行,最喜欢哪吗?觉得旅行对你有什么意义或者作用吗?

陈学冬:我觉得旅行是让我放空的过程,有时间让我去吸收营养,去看剧本,能沉下心来。我本身特别喜欢海岛,但是现在对一些城市,有历史人文的城市也很感兴趣。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皮炎好

白癜风冬季较轻该如何治疗

免疫治疗子宫癌晚期效果好吗

沈阳人流去哪家医院沈阳哪家人流好的医院